HOHOLINKS 多聯
           
           
瀏覽榜:24小時 48小時  72小時 一周
職場秘密:壓力過大於公於私都帶來傷害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6-09 17:51  多聯新聞網
2016年,優步(Uber)一名拿六位數年薪的軟件工程師自殺。他的家人指責,是工作壓力導致他走上絶路。倫敦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的一名21歲的實習生在連續工作72個小時後暈倒死亡。阿賽洛米塔爾鋼鐵公司(Arcelor Mittal)將接手的一家鋼鐵廠關閉三周後,一名56歲的員工於死於心臟病。這名員工的家人說,廠子沒了對他打擊太大。歐洲勞保衛生署(European Agency for Safety and Health at Work)的報告稱,每年因曠工損失的5.5億個工作日中,超過半數"與職場壓力有關"。

2015年,一項研究了300多份報告的分析發現,不健康的職場環境可能致命,會令人患上醫師診斷的疾病,就像吸二手煙中那種已知的、受監管的致癌物導致的後果。

職場危害包括工作時間長、工作和家庭產生衝突、失業導致經濟上缺乏安全感、工作時間不規律和不可預測、工作效果不可控,以及沒有醫保等。

糟糕的職場環境令人患病,甚至導致喪命,這應該引起關注。隨著全球衛生保健成本不斷上漲,職場已成為重大公共衛生問題的一個根源。製造企業百惠勒(Barry-Wehmiller)的首席執行官查普曼(Bob Chapman)告訴我:"根據梅奧診所(Mayo clinic)的說法,決定一個人是否健康,上司比家庭醫生更重要。"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估計,全球約四分之三的衛生保健支出用在了慢性病上,非傳染性疾病佔了所有死亡人數的63%。慢性疾病源自壓力過大,以及各種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吸煙、酗酒、吸毒和壓力導致的暴飲暴食。多項調查表明,職場是壓力的主要來源,因此也是醫療保健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

名字起得相當傳神的美國壓力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of Stress)稱,職場壓力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大約3000億美元的損失。我跟他人合作過一篇論文,發表在一本極具分量的學術期刊上,論文指出,美國每年有12萬人死於有害的企業管理行為,造成每年1900億美元的額外醫療開支;這使得職場成為人類第五大死因,比腎病和阿爾茨海默病還要嚴重。在英國,衛生和勞保管理局(Health and Safety Executive)的報告稱,2016至2017年,因為工作造成的壓力、抑鬱或焦慮,導致了1250萬個工作日的損失。

這一切其實都不必要,因為對員工有害的工作行為對公司也不會有好處。無論是在國家層面還是行業層面上,工作時長與單位小時生產效率呈負相關。這聽起來似乎有違直覺,但裁員並不能提高組織的績效,往往還會導致最好的員工離職,而且由此產生的直接成本(比如遣散費)和間接成本(失去與客戶有密切關係的人),根本沒法省錢。數十年的研究表明,讓員工對工作方式和時間有更大的自主權,可以提高他們的積極性和參與度。

感到壓力大的員工更有可能辭職,這並不奇怪,而因此造成的人員調整成本,也不會便宜。系統研究表明,那些患病、壓力大的員工,對工作的熟練程度或者成效都不如健康員工,這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所有的跡象都表明,工作境遇越來越糟糕了。以前,只有在經濟不好的時候才會裁員,而現在卻成了慣例。3G資本(3G Capital)將食品巨頭亨氏(Heinz)和卡夫(Kraft)合併後,因為取消重疊的生產功能,結果裁員20%。

"零工經濟"意味著經濟上的不安全感更高了,人們過了這周,不知道下一周還有沒有工作收入。調度軟件使得零售商和酒店餐飲等行業只保留肯定會用到的人,這也就意味著勞動者經常面臨收入不穩定,無力規劃和承擔起家庭責任。

最根本的變化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首席執行官認為他們的工作就是平衡自己對股東、客戶、僱員和社區的責任,也就是所謂的"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stakeholder capitalism)。現在,股東利益佔主導地位。很少有領導者認為,當員工為他們工作時,也把身心健康都交在了他們的手裏。

不過,也有一些企業領導正在認真對待這個管理理念。戶外品牌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醫療創業公司聯合健康(Collective Health)、分析軟件公司賽仕軟件(SAS Institute)、谷歌,還有以員工合作社形式運作的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 Partnership),以及房地產數據庫公司Zillow等企業都做出了不同尋常的表率。

在這些企業,員工有帶薪假,而且企業希望他們休假。經理們不會不分時間地給他們發郵件或者短信,員工完成工作後回家,有時間放鬆、恢復精力。這些企業提供種種便利,以便員工兼顧工作與生活。大家被當作成年人對待,可以自行決定如何履行職責,而不是事無巨細什麼都被管著。

最重要的是,這些公司的領導者把對員工的責任放在心裏。賽仕軟件有位首席健康官,這個職位不是控製成本,而是盡可能確保員工健康。查普曼認識到,每一個來百惠勒工作的人,都是"父母的寶貝"或者家人。

巴塔哥尼亞的創始人寫過一本很出名的書,叫《讓我的員工去衝浪》(Let My People Go Surfing,台版名為《任性創業法則第一條:員工可以隨時翹班去衝浪》)。在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裏,每一位員工從上班的第一天就能獲得醫療保險,而每隔一個星期就是一個三天的周末,方便大家享受戶外活動。

人們選擇僱主不能只看薪水和晉升機會,還要看這份工作是否有益於身心健康。企業的領導者應該關注員工的健康狀況,而不能僅僅盯著利潤。

擔心醫保成本的政府,需要把重點放在職場,因為職場壓力顯然會致病。謀生不應該成為謀死,那根本不值得。

(BBC)傑弗•普費弗 Jeff Pfeffer
2018-06-09 17:51  多聯新聞網
  這裡有個好粉絲團需要你的關注!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6-09 社會與生活 我要分亨
置頂首頁閱讀列表多聯設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