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HOLINKS 多聯
           
           
瀏覽榜:24小時 48小時  72小時 一周
  • 傑納迪·雅克維斯基被控謀殺女友,處以死刑。
  • 外界對白羅斯的死刑監獄所知甚少。這是人權組織提供的一張2006年的監獄照片。該監獄據稱已經廢棄。
  • 人權組織說,白俄羅斯囚犯以及他們家屬的人權被踐踏。
  • 白羅斯首都明斯克市中心的一個建於19世紀的城堡地下室是關押死囚的審前拘押中心。
  • 家屬要等收到一個郵遞的包裹,裏面有死刑犯的個人物品時才知道槍決已經執行了。
銷屍滅跡——歐洲黑幕下的秘密死刑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7 18:31  多聯新聞網
傑納迪·雅克維斯基是個被判死刑的囚犯。在他臨死前的10個月,他被關押在死囚牢房裏,不見天日。

死囚牢房裏的白色燈光晝夜通明,即便在他睡著的時候燈也是開著的。唯一能幫他分辨白天黑夜的,是從牢房窗口外那層防護罩透過的微弱日光。

在這樣與世隔絶的囚牢中,時間變得毫無意義。他被單獨囚禁,到牢房外去放風的機會被徹底剝奪。探視需要經過重重審批,除了律師只有至親才可以探監,每月一次。

到了探監的日子,雅克維斯基被從牢房中提了出來,有獄警護送,手被銬在身後,不準抬頭。

他死後,他女兒亞歷桑德拉說,父親跟所有其他囚犯一樣,從來不知道這是要去幹什麼。他們不停地猜想:「這是要去見家人,還是律師,還是要被處決?」

女兒見父親時,隔著一個玻璃窗,附近總有獄警把守。「我們不談案件,那是嚴令禁止的。我們只可以談談家裏的事。」

亞歷桑德拉,一共去看過雅克維斯基8次。有一次,她向父親說起自己申請護照的時間真長。

獄警聽了陰陽怪氣地說:你還有點時間。

「獨裁政權」

白羅斯(Belarus,曾翻譯成白俄羅斯),這個經常被稱為歐洲最後一個獨裁政權的國家,是歐洲也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中,唯一仍然使用死刑的國家。而死刑的過程,從來都是秘而不宣,黑箱作業。

目前,外界所知道的是,白羅斯死刑採取槍斃方式:一槍擊中頭部;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到底有多少人被槍斃。有人估計,自蘇聯解體白羅斯獨立後,共有300多人被槍決。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說,去年有兩人被槍斃,現在被判死刑的至少有6人。根據白羅斯的法律,婦女不準被判死刑。

那些被判死刑的,通常是兇殺案犯,都被囚禁在一個嚴密設防的地方——位於首都明斯克市中心的一個建於19世紀的城堡。城堡部分已經坍塌,但地下室是審前拘押中心。

囚犯的人權,在這裏受到極大的侵犯,其中包括「心理壓力」。當地一個人權組織Viasna2016年曾發表報告,指監管人員經常使用「酷刑折磨和其他殘忍、不人道的羞辱手段」。

有一個曾在此工作的獄警向該組織說,除了指定的睡覺時間,囚犯不準躺下或坐在牀上;他們每天絶大部分時間只能在囚房內轉圈。他們寄信收信的權利也通常沒有保障。

國際特赦白羅斯事務負責人艾沙·讓格(Aisha Jung)說,「監獄中的條件令人髮指。他們受到的待遇可說是生不如死。」

殺人犯

雅克維斯基坐牢前,住在一個名叫維勒亞科的小鎮,離首都明斯克大約100公里。2015年7月,他跟朋友一起喝了兩天的酒,被控在自己住的公寓裏殺死35歲的女友。

根據人權組織的說法,雅克維斯基與女友發生爭吵,據說他揮拳打了她幾下,然後兩人各自回房。雅克維斯基睡著了,接下來的事情他說完全記不住了。

當雅克維斯基醒來時,他發現女友已經死了:下頜骨折,身體半裸。他給女友穿上有血跡的牛仔褲,而這條褲子以前從來沒有過。他報了警。3天後,他被捕了。

人權活動人士說,雅克維斯基在第一次審訊時就受到很大的心理壓力,而當時在公寓內的其他人所給的證詞也相互矛盾。

雅克維斯基的女兒說,有些證人去法庭作證時已經喝醉了,之後他們說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也沒有提供證據。

對雅克維斯基不利的是,他曾經在1989年因謀殺案被判處死刑,後來被減刑到15年徒刑。亞歷桑德拉說,明斯克法庭把這當成她父親犯罪的主要證據。

2016年1月,他被判謀殺罪名成立,儘管他堅決否認,還是被判了死刑。

死刑日

死刑日,會有檢控官向囚犯宣佈,要求總統特赦的申請被拒絶。阿列赫·阿爾卡耶曾是典獄長,他管理的監獄內經常執行死刑。

他告訴人權組織說:囚犯聽到這個宣佈後,都會發抖,要麼是因為天氣太冷,要麼是心裏害怕。從他們瘋狂的眼睛裏會看到恐懼,慘不忍睹。

囚犯之後就被蒙上雙眼,帶到一個特別的行刑室。這裏沒有檢控官的批準,任何人都不得入內。

死刑犯之後被強迫跪下,然後就被槍斃了。

這個過程據說大約需要2分鐘。死刑犯的家屬,要等幾個星期或者幾個月之後才知道消息。有的時候,他們要等收到一個郵遞的包裹,裏面有死刑犯的個人物品時才知道。

死刑犯的屍體卻不會移交給家屬,他們下葬的地點也屬於國家機密。2017年聯合國特派專員米可羅斯·哈拉茲提說,這侵犯了囚犯以及他們親人的人權。

他還說:這樣的做法等同於酷刑折磨。

民意反應

1996年,白羅斯曾經舉辦公投,八成的民眾反對廢除死刑。這一結果沒有得到國際間的承認,因為像白羅斯每次的投票一樣,公投中也有廣泛的違規指稱。

自1994年上台的盧卡申科總統領導的政府,仍然用那次公投的結果說明死刑政策存在的必要,同時在另一次公投中為任何改變死刑的政策設定前提條件。

與此同時,議會一個小組正在討論是否可以採取任何行動廢除死刑,不過觀察人士說,在議會小組做出決定之前,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這樣一來,歐洲監管人權、自由、法治的機構——歐洲委員會中,白羅斯仍然沒有一席之位。

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由於各種宣傳活動提高了人們的意識,白羅斯公眾對死刑的支持率有所下滑,但仍然有大約一半至三分之二的民眾支持死刑。

存在疑點

至於雅克維斯基殺人案,他被判死刑後,律師曾向最高法院上訴,提出審訊過程中的不公平之處,以及對他定罪的種種疑點。

律師說,有些關鍵的證據被省略了,其中包括刑偵過程中,曾從受害者,即他女朋友的指甲中發現未能確定所屬的血跡。

但是法庭仍然堅持原判。2016年11月,雅克維斯基被槍斃了,49歲。

一個月後,他的家人收到了一封信,通知他們死刑已經執行。他的女兒亞歷桑德拉說:「我沒有收到父親的遺物,也沒有看到他的屍體。」

她說:「我曾經給過他許多照片。當局什麼都沒還給我。」

(BBC)BBC記者 雨果·巴其加(Hugo Bachega)
2018-05-17 18:31  多聯新聞網
  這裡有個好粉絲團需要你的關注!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7 社會與生活 我要分亨
視界決定境界
置頂首頁閱讀列表多聯設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