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HOLINKS 多聯
           
           
瀏覽榜:24小時 48小時  72小時 一周
  • 日記在阿姆斯特丹的安妮‧弗朗克博物館陳列
  • 安妮日記享譽全球
  • 安妮‧弗朗克的故事多次被拍成電影
《安妮日記》"難以啟齒"的段落重見天日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7 17:01  多聯新聞網
數十年前,猶太姑娘安妮‧弗朗克(Anne Frank)將自己日記中的兩頁紙牢牢粘上了。在那兩頁裡,安妮記錄了一些粗俗笑話,寫下了自己關於性的想法。現在,專家們辯認出了相關文字。

1942年9月28日,安妮‧弗朗克在自己的那本紅格子日記簿裡寫下:"我塗抹了第78頁",在相關地方,她記下了"粗俗的玩笑"。一個例子:"您知道不,德國國防軍姑娘們為啥呆在荷蘭?-當士兵們的床墊。"

此類段落讓這位少女羞愧?畢竟,她用褐色的包裝紙粘住了第78頁和79頁,以避免被他人讀到。日記發表70年後,荷蘭戰爭文獻研究所(NIOD)運用數字照相技術揭開了相關段落的秘密。所長範‧弗雷(Frank van Vree)表示,讀了被發現的那些段落,誰都會會心一笑的,"此類'粗俗'笑話是半大不大的孩子們之間的經典。"

盡管這樣,人們曾長期猶疑不決,是否該公佈這些被封存段落的內容。不過,阿姆斯特丹安妮‧弗朗克基金會主席列奧波爾德(Ronald Leopold)指出,有關方面最終還是決定公佈。他說,安妮‧弗朗克成了全世界的一個偶像,她的日記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的世界文化遺產,她的所有文字都應是文獻。

安妮想當作家

按照列奧波爾德的看法,從內容上看,並無真正的新發現,當時,安妮也只是正處於性成熟期的一名普普通通的13歲女孩。荷蘭惠更斯(Huygens)歷史研究所專家德布魯因(Peter de Bruin)也持相同看法。他表示,這位猶太姑娘記下的粗俗笑話乃是"戰爭經典",安妮可能是從收音機裡或從父親奧托(Otto)那裡聽來的。在他人迄今無法閱讀的那兩頁裡亦有著涉及性和賣淫的段落。

比如,安妮寫道:14歲時,少女有月經,就可以和男人性交了,"當然,不到結婚,她們是不會這麼做的"。或者:"所有正常的男人都願意同在大街上挑逗他們的那些女人廝混。為此,在巴黎就有很多大房子。爸爸也在那裡呆過。"

列奧波爾德認為,安妮‧弗朗克的寫作風格頗能透露出,這位少女一心一意要當作家。因為她希望,以日記裡的記載為基礎,寫一部取名為《後宅》(Das Hinterhaus)的小說。

正是在阿姆斯特丹王子運河(Prinsengracht)大街旁的這麼一棟後宅內,安妮‧弗朗克在一間閣樓小屋裡躲藏了兩年。在希特勒篡奪政權後,她和全家人流亡荷蘭。他父親在那裡開了一家公司。1942年,弗朗克全家不得不隱居,和另外一家擠住在那個後宅裡。

1944 年8月,弗朗克一家被人告密,被納粹投入集中營。1945年,安妮‧弗朗剋死於貝爾根-貝爾森(Bergen-Belsen)集中營,年僅15 。只有父親奧托一人在納粹大屠殺中倖免於難。1947年,他公佈了救援者轉交的安妮的日記。《安妮日記》被譯成 70 中文字。在計劃於2019出版的科研版裡,《安妮日記》將收入現在才發現的這兩頁。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凝煉/葉宣(德新社、路透社)
2018-05-17 17:01  多聯新聞網
  這裡有個好粉絲團需要你的關注!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7 文化 我要分亨
置頂首頁閱讀列表多聯設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