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HOLINKS 多聯
           
           
瀏覽榜:24小時 48小時  72小時 一周
  • 馬英九2017年向媒體發表對被起訴的聲明- 資料照片(美國之音楊明拍攝)
馬英九洩密案 二審定罪囚四月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5 18:41  多聯新聞網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二審改判有罪,判處4個月徒刑。法院認為本案並無關院際糾紛,非屬行使院際調解權,裁定馬英九洩密罪名成立。

台灣高等法院合議庭5月15日宣判,裁定馬英九將黃世銘告知的偵查秘密、個人資料、通訊監察資料,轉告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及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洩密事證明確,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判處4個月徒刑,容許以罰款代替,新台幣1000元折算一日,可以上訴。

事源於2013年,最高檢察署特別偵查組調查民進黨立委柯建銘和國民黨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關說案,案件未偵結之前,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兩次向馬英九報告此案,馬英九再指示黃世銘向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和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報告。

馬英九一直辯稱,自己是以總統身份依憲法執行職務,處理立法院長、在野黨立院黨鞭、法務部長、高檢署檢察長涉嫌集體關說司法。台北地方法院一審裁決,認為總統有權在行政、立法捲入政治漩渦之際,行使職權維護憲政安穩,所以判馬英九無罪。

二審判決:不屬院際糾紛

高等法院審判長江振義在二審判決指,如果司法關說案涉及刑事不法,可以由檢察官偵辦;若涉及行政不法,也有監察院和檢察官評鑑制度可處理。況且柯建銘、王金平遭特偵組懷疑違反《立法委員行為法》,也應當屬於國會倫理、自治,而非司法可以越俎代庖,所以裁決不屬於院際糾紛。

審判長表示,根據供詞,馬英九當時明知案件仍在偵查中,屬於刑事不法。而江宜樺等人也證稱當晚討論的結論是不干涉、不指導,可見馬英九並沒有行使院際調解權,也證明馬英九明知案件尚未偵結。而黃世銘提交的《專案報告一》,涉及柯建銘涉嫌教唆偽證、司法關說等案件,內容與五院職權無關。

至於馬英九被控在2013年年9月4日,教唆黃世銘向江宜樺洩密,高院認為事證不足,維持一審無罪判決。

而洩密案中另一名主角黃世銘,則在2015年被台灣高等法院定罪,判刑1年3個月,以罰款台幣45萬元代替,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因刑案被定罪判刑的檢察總長。

歷來三位民選總統皆遭起訴

馬英九是台灣第三位遭起訴的前元首,他的前任李登輝和陳水扁卸任後也曾被檢察官起訴。陳水扁因涉及貪污案被判刑20年,三審罪名成立入獄,2015年獲準暫時出獄,保外就醫至今。李登輝則在2011年遭特偵組起訴貪污、洗錢等罪,但台北地方法院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別判李登輝無罪。

德國之聲中文網 李芊/羅法(綜合報導)

馬英九“洩密案”二審被改判4個月徒刑

台灣高等法院星期二(15日)撤銷台北地方法院一審無罪判決,改判馬英九“洩密案”有罪,判處馬英九有期徒刑4個月,可易科罰金,全案可以上訴。

台灣高等法院承審馬英九“洩密案”的合議庭審判長江振義15日上午10時宣判,馬英九將黃世銘告知的偵查秘密、個人資料和通訊監察資料轉告江宜樺、羅智強,洩密事證明確。

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在臉書上立即作出回應,對高院判決結果表示非常遺憾,指出馬英九會上訴到底。徐巧芯擔心,監察委員陳師孟(陳水扁時期的總統府秘書長)表示要查辦審理馬案,以及“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是否已經在法界造成寒蟬效應。

徐巧芯說,馬英九當時電召行政院長江宜樺和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會商因應可能發生的憲政風暴,是負責的總統應該做的事情,但高院的判決未考慮總統對憲法的承諾和對國家的責任。

她說,這次高院的判決攸關憲法上總統和行政院長應有的行政權限,為了政府未來行政權的運作,馬英九會上訴到底。

台北地檢署對這起“洩密案”的起訴書指控馬英九在2013年8月31日,在明知調查司法關說案的“100特他61案”並非只是行政不法,卻仍洩漏偵查秘密、民進黨立法院總召柯建銘的個人資料和通訊監察資料給江宜樺和羅智強。起訴書還指控馬英九在2013年9月4日教唆當時的檢察總長黃世銘向江宜樺洩漏偵查中的秘密和監察通許獲得的應保密資料。

針對馬英九“洩密案”,2017年8月25日,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馬英九無罪,認為馬英九是依憲法第44條行使專屬總統的爭議調解權而阻卻違法,在刑法上不罰,而教唆洩密的指控罪證不足。但是台北地檢署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馬英九“洩密案”源於當時的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在2013年偵辦柯建銘和時任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的司法關說(從中給人說好話)案。

這起關說案的當事人柯建銘的辯護律師表示,高院15日作出的有罪宣判,是馬英九應得之罪,代表行政權要依立法而行。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李彥秀表示,通訊保障法第27條規定“無故洩漏或交付監聽資料”才構成犯罪,但是憲法對總統的職權規範很抽象,“院際調解權”的實質內容跟行使方式應該如何界定,值得討論。她期待最高法院能秉持司法獨立,明確定義“總統院際調解權”,清楚交代一審、二審法院判決的差異。

(VOA)
2018-05-15 18:41  多聯新聞網
  這裡有個好粉絲團需要你的關注!  
  
     
分享到Facebook分享到twitter分享到Google+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噗浪
2018-05-15 人物 我要分亨
置頂首頁閱讀列表多聯設定 分享